2009年6月20日星期六

日誌
今天我和軒軒的電話通話:
我:軒軒!
軒軒:契爺!王昌齡!
我:下?邊個話?
軒軒:王昌齡《從軍行》!
我:(其實唔識!)邊個嚟架?乜嘢行話?
軒軒:青海長雲暗雪山...
我:哦!(始知道原來是唐詩)
軒軒:你唸畀我聽丫!
我:(好彩剛坐在電腦旁,趕忙 Google!一邊拖延時間)等陣先!等契爺揭去嗰頁先!...《從軍 行》丫嗎?
軒軒:係呀!
我:(找到)孤城遙望玉門關...
軒軒:係嘞!
我:黃沙百戰穿金甲...
軒軒:(極速)不破樓蘭終不還!
我:嘩,邊有人唸詩唸得咁快架?
軒軒:(話口未完,又一輪嘴)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,但使龍城飛將在,
不教胡馬度陰山!
我:嘩,咩嚟架?
軒軒:王昌齡《出塞》!
我:犀利!
軒軒:你唸一首畀我聽丫?
我:(死火!考起!惟有硬著頭皮)契爺凈係識唸“床前明月光”咋喎!
軒軒:唸《楓橋夜泊》丫!
我:(好彩識!)好呀!月落烏啼霜滿天...
軒軒:(即接,又一輪嘴!)江楓如火對愁眠,姑蘇城外寒山寺,夜半鐘聲到客船!
我:太快啦!
軒軒:嘻嘻!
我:邊個作架?
軒軒:張繼!
我:叻仔!
軒軒:契爺你幾時同我食飯呀?六點鐘?
我:(為難)契爺呢排好忙呀!六點鐘唔得呀!
軒軒:咁你都要食飯架!
我:(啞口無言!)

1 則留言:

  1. 真叻仔!連你呢個契爺都招架不住,哈哈

    回覆刪除